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创始道纪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书生意气——玉千秋

    纪凡盯着这个从树荫中走出来的人,对方的气息是他完全看不透的,那是一种仿佛出了他这个修为所能看透的强大存在,换句话说,此人只怕是纪凡连边都摸不到的级高手。

    而在六重天这样的高手是不存在的,只可能是九重天的强者,再看此人身上若有似无地透出一股淡淡的妖气,纪凡大约猜出了此人的来头后开口说道“阁下是九重天某位妖族的大能吧?”

    对方走到二人面前,脸上妖气所化成的面纱轻轻落下,浮现出了一张让两个人都不陌生的脸来,出现在纪凡面前的居然是烛龙一族的妖师鲲鹏。

    “妖师前辈。”纪凡见状急忙行礼,别看人家妖师鲲鹏当时施法破坏了他的大计,在如此强者面前他还得鞠躬行礼,要不然人家动动手指他就灰飞烟灭了。

    “鲲鹏前辈就是这一次能保证我们干掉洛天的关键人物。”沽名在旁边说道。

    这一下纪凡可就有些闹不明白了,之前烛龙一族始终站在洛天背后给洛天当靠山,怎么说变就变,要是烛龙一族真的不做洛天的靠山的话,哪里还需要沽名出手设计洛天,他纪凡就足以将洛天杀掉然后重夺昔日荣光。

    “我出现在这里并不代表烛龙一族,仅仅代表我自己。”妖师鲲鹏这句话可就有些非同一般的意思在里面了。

    “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纪凡问道。

    “这一点你不用问,你只需知道如果你能在公开的擂台对决中干掉洛天,烛龙一族不会找你的麻烦,而我出现在这里就是让你相信其真实性,你们六重天怎么争怎么打和我们九重天烛龙一族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想让洛用一种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方式死去,让某些事画上句号。”

    鲲鹏所说的某些事其实指的就是洛天和乌日之间的契约连接,目前虽然契约还没恢复,但洛天始终是一个隐患,上面的至尊妖后不希望洛天被干掉,其实要是鲲鹏早就已经向至尊妖后建议杀掉洛天,但至尊妖后担心洛天的死会刺激到乌日,甚至可能会因为潜在的契约关系而让乌日受伤所以一直没有同意。

    鲲鹏表面上答应,但实际上却打着自己的算盘,他对烛龙一族非常忠诚,千年来从没想过要背叛烛龙一族,但他对乌日这个后来突然出现在烛龙一族的殿下却不怎么看的上,他觉得乌日即便拥有这份血统也配不上烛龙一族的高贵身份。

    “这么说来,我即便杀掉洛天也不会被烛龙一族追杀是吧,呵呵,有意思了。”纪凡脸上露出冷笑。

    “但有一点,你必须是在公平的擂台上干掉他,而且到时候乌日殿下回去观看,你必须在乌日的面前干掉洛天,明白吗?”妖师鲲鹏说道。

    虽然纪凡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知道自己不该问那么逗,当下笑了笑道“我一定做到,呵呵……”

    沽名看着纪凡点头答应,心中也乐开了花,他利用各种手段,施展多种方法,其实就是为了干掉洛天,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剑魔和纪凡的双重杀机,洛天这一次不可能躲过去,而且如果纪凡干掉了洛天,那他和剑魔老怪之间的契约就算是作废了,那块古王之心他完全可以自己收下来,找另一个机会和剑魔老怪合作。

    三个人打的是三份打算,因为各种利益纠葛走到了一起,而在最后他们就共同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干掉洛天。

    与此同时,洛天也出前往目的地密会晓月山庄的庄主。

    洛天对晓月山庄庄主知道的不多,玉千秋的屠戮上位史和晓月山庄传说中的惊天三剑算是他知道最多的信息了。

    密会的地方定在了两边地盘中间的一处茶楼,先前是想去晓月山庄拜访,但怕沽名有所防备所以改了地方,而且洛天此行出也很隐秘,两边将密会的保密程度提升到了最高。

    一个普通的茶楼,如同这块大6上诸多茶楼中的一个,没什么特色,生意也只能说一般,伙计懒懒散散地在店里走来走去,说书的也很久没开张了。

    洛天戴着人皮面具穿了一身散客打扮的衣服走进了茶楼中,在二层包间门口停了下来,站在包间门口的两个护卫检查了洛天的身份后打开门,六重天的传奇人物玉千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杀了同门师兄弟甚至是师父后登上高位的血腥强者,第一印象却给洛天一种书生般的秀气,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攻击性的文人。

    听见动静玉千秋转身,冲洛天笑了笑说道“等候多时了,请坐。”

    两边落座,互相之间都在打量对方,洛天为了表示尊敬也将人皮面具摘了下来,而他面前的玉千秋穿着低调,黑色就长袍看起来并不出彩,但做工非常考究甚至边缘的地方是用特殊炼制的金线封的边,这让整件黑色长袍即便不是宝具也看起来很高级,但这种高级又是低调的高级,不让人生厌。

    他的长相也很普通,文弱的书生,秀气的面庞,说话的时候细声细语面带微笑,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怪物。

    总的来说,洛天没在玉千秋身上看出任何特殊之处,或许正是因为他如此普通才会影响到了整个晓月山庄,而让晓月山庄这么多年来始终隐藏在六重天江湖的暗处。

    “洛公子比我想象中还要年轻。”玉千秋说道。

    “玉庄主也比我想象中要更文静一些。”洛天说道。

    “哈哈,你我之间还是不要互相客套了,虽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们之间的合作却早就开始了,晓月山庄一直都很看好洛公子和你的鬼纹教,在我看来你应该在六重天做出一番事业,你未来的展和前途绝不会比纪凡低。”玉千秋开口道。

    洛天笑了笑说“在下没有这方面的野心,也不希望称霸六重天,和幻海门之间的冲突也是因为他先惹上了我,我在六重天只是希望能有一片安身之所,如果这个都有人来找麻烦的话,我就只能将其干掉了。”

    玉千秋点头道“我能理解,人各有志,不过今日你能来到此地见我,就说明你对我的提议感兴趣,不瞒你说,我安插在沽名身边的探子最近可带回来不少情报。”

    “哦?和我有关系吗?”洛天问道。

    “自然有关系,第一,沽名派人去见了剑魔老怪,用古王之心买你的命,第二,沽名和一个神秘人在幻海门秘境见了纪凡,想必他也是想借助纪凡之手干掉你,在你我见面之前,沽名已经对你布置了两重杀机,这还是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后手只怕更多,洛公子,你这条命可是相当值钱啊。”玉千秋云淡风轻地将这些情报说了出来,洛天的眉头立刻皱在了一起,沽名如此处心积虑地想杀自己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看起来沽名应该是接到了九重天的某些命令才会对自己起了杀心。

    “那您这一次来见我,是打算和我坐同一条船吗?这可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洛天说道。

    “我请你来,一方面是我们之间早就已经达成了合作关系,二方面我是想告诉你一些你现在应该还不知道的事情。”

    “哦?何事?”洛天问道。

    “关于六重天的三处封印的事情,我想你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吧,六重天的三处封印,合在一起是打开某个被镇压在六重天怪物的牢笼钥匙,而其中之一便在幻海门,而另外两处封印的下落我也知道。”玉千秋说道。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