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朝当国公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逃

    “轰轰……轰轰轰……”

    不断有炮弹落到了野猪岭上,无数弹片伴随着炮弹内的铁珠以每秒数百米的度不住的收割着流寇们的生命。

    从未遭受过这种场面的流寇们立刻崩溃了,一名名刚才还在咬着牙弯弓搭箭想要将下面的明军射死的弓箭手们此刻要么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要么被吓得漫无目的的四处乱跑,整个山顶全都乱成了一团。

    李自成躲在一颗大树后面,呆呆的看着周围那些犹如没头苍蝇般四处乱窜的弓箭手,目光有些呆滞

    想他李自成从小喜好枪马棍棒,少时父母双亡,当过驿卒也当过官兵,后因妻子与人通奸怒而杀人,最后不得已当了贼寇,期间更是杀了不少人,也跟围剿他们的官兵打过仗,期间大大小小的仗也经历了不少。

    前段时间他也曾跟卢象升的新军大战过,期间也尝过新军火炮的苦头,可今天他才意识到,跟今天遭到的炮击比起来,新军的炮火简直温柔得象大家闺秀。

    李自成不是一个菜鸟,他曾经当过官兵,当然知道有开花弹这么一种东西,但他更清楚开花弹固然威力不俗,但它的价格更加不俗。

    一枚普通的开花弹价格至少是实心弹的十倍以上,这绝非是开玩笑。而是这个时代的工业水平所决定的,李自成当官兵的时候,他的上官曾经告诉他,一枚开花弹的采购价至少需要二两银子,也就是说一炮下去一石白花花的大米就没了。

    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对方打出来的开花弹就象雨点一样,不断在周围爆炸,原本密密麻麻的弓箭手此刻就象被洪水肆虐过一般只剩下稀稀疏疏大猫小猫几个人。

    “李队正……李队正……”

    一个急促的声音在李自成耳边响起,已经被炮弹的爆炸声震得耳朵嗡嗡作响的李自成抬起了头,看到一名头上绑着一条脏不拉几的红色头巾,身上的羊皮袄已经沾染了不少鲜血的汉子正对着自己大声喊着。

    使劲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他这才认出来这名汉子正是贺一龙的心腹孔小二,他不是在前面指挥弓箭手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孔小二显然是个性子粗暴的性子,看到李自成抬起头后,他不由分说道:“李队正,眼下狗官兵攻势凶猛,我要回去向贺当家的请求派出援兵,你在这里指挥弟兄们顶住。记住,一定要等我我带援兵回来,否则当家的怪罪下来你吃罪不起。”

    说罢,孔小二也不等李自成回答,带着几名心腹一溜烟的跑了。

    李自成“…………”

    被这世道毒打了那么多年的李自成哪里不明白自己被人卖了,孔小二分明是想让自己当替死鬼啊。

    他又打量了一下,四周除了尸体以外也就只有大猫小猫两三只,除了寥寥几名已经被震傻了的弓箭手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了,这种情况下他拿什么抵挡。

    “哼……想让俺当替死鬼吗,对不住,俺不奉陪了。”

    李自成强忍着追上去拉住对方的冲动,等到孔小二走远后他又躲在大树后面左顾右看了一阵,立刻朝着人少的一处地方跑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炮击只持续了两轮,从山上射下来的箭雨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本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的江宁军见状大喜,他们在军官们的指挥下立刻又朝山顶压了上去。

    山下的炮营统领见状为了避免误伤赶紧下令停止炮击。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孔小二的脸上迅浮现出了一道红色的巴掌印。

    “废物……蠢货……”

    贺一龙指着他的鼻子骂。

    “两千弓箭手,那可是两千弓箭手啊,就被你这么弄没了?”

    贺一龙的心此刻在滴血,他作为三十六营之一,虽然号称手下有一万五千人马,但实际上能打的也就约莫七千人,其中以两千弓箭手和一千老营士卒最为强悍。

    在火器还没有大规模普及的年代,弓箭手就是军队里最有威力的远程兵种。

    而且不比其他,一名合格的弓箭手可不是三两天就能训练出来的,必须要经过至少一年以上的严格训练才能堪当大用,当然了这只是针对正规军队而言。

    流寇的弓箭手要求就没有那么严格了,不过即便如此,这两千弓箭手也是贺一龙手里最重要的力量和依仗,现在全没了,突如其来的噩耗差点没把他气死。

    “贺当家的,您别着急。”

    孔小二也知道自己把事情办砸了,换做自己恐怕杀人的心都有了,现在贺一龙只是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已经算很克制了,生怕继续挨打的他赶紧道。

    “您先消消气,狗官兵们的火炮虽然犀利,但依俺之见,咱们两千弓箭手被杀死的充其量不过数百,其余的弓箭手应该都被打散了,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蠢货!”

    贺一龙气得踢了他一脚。

    “既然你都知道了还不赶紧去将他们找回来!俺只给你两刻钟时间,若是不能将他们找回来,俺扒了你的皮!”

    孔小二不敢说话,屁滚尿流的跑了。

    “贺当家的,官兵开始打过来啦!”孔小二刚走,一名流寇连滚带爬的跑来报告。

    贺一龙赶紧朝山下望去,果不其然,一队队穿着绿色军装的官兵又开始朝山顶慢慢前进,眼看着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怕什么!”气不打一处来贺一龙一脚将这名流寇踢倒在地,伸手将放在地上的一把沉甸甸的鬼头刀提在手里,对着周围的流寇大声道:“弟兄们,狗官兵已经打上来了,想活命的就跟着俺将他们打下去,否则你们全都得死,都听明白了了吗?”

    “明白了!”周围响起了一阵稀稀落落的回答声。

    “那就好!”贺一龙点点头,对一名身材彪悍的流寇道:“王麻子,这些人全都归你管,你今天若能将这些官兵打下去,回去之后俺赏你三个女人,若是挡不住你就给俺死在前面吧。”

    “当家的你就瞧好吧。”这名流寇听了贺一龙的话,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目光,高声应了一声便带着流寇往前扑下去。

    等到这些流寇走后,贺一龙回头对周围的几名心腹低声道:“你们马上带上老营的弟兄赶紧撤,再迟就来不及了。”

    “好咧,当家的您放心好了,俺们保证把老营的弟兄都带回去。”这几名流寇很快便散开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