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强妖孽

正文 第1622章:规则:虚幻与真实(二)

    繁杂的符?如同金色蝴蝶一样飘飞身侧。 .在整整二十八年之后,娲皇的虚影终于动了。

    她轻轻抬起手,手掌之间,一个不算小的位面残片出现。

    那是一座大山。

    就在此刻,她的目光仿佛终于具备了一丝感情,深深看了这座大山一眼,随后双手一合,一片如同位面炸裂的巨响,滔天光华照亮无数光年。无数的灵气海潮一样汹涌而至,围绕她的锁链轰然炸裂,化为无穷无尽的金色灵蝶飞舞虚空。

    宇宙中,出现一条金色的银河。这些灵蝶飘飞着,在位面之下形成一方十二品莲台,每一个符?看似凌乱,却形成一种玄奥的排列,如同启动了宇宙的什么程式,一道道灵气如同雾霭一样冲上,飞快地滋养着这个残破位面。

    徐阳逸目光微动了动,就要到了……娲皇的大道到底是什么……但是……他心中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仿佛这个答案会让他无比震撼一般。

    灵光辉映,自动编织,构造出一个个位面。这些灵光飞快交缠着,蔓延着,好似神灵执笔。挥洒天下。越来越快,凝实的地方越来越多。到了后来……灵光的交炽达到了一个顶峰!随着宛若宇宙初生的光芒一闪。一个庞大的位面出现她前方。

    非常熟悉。

    “这是……七界?!”徐阳逸倒抽一口凉气,猛然后退了好几步。

    肉眼可见,这些灵光渐渐化为真实,形成一片片名山大川,一个个巍峨宗门,一只只灵兽,一个个人类……

    七界他绝不会认错,然而,这真的是七界?!

    “怎么可能……”他右手深深没入黑,目光有些红。所谓造物,绝非这么简单。比如娲皇造人,先用泥土捏人形,再寄之以灵。换句话说,任何创造的东西,非但要有真实的形体,更要有灵魂。

    这一丝万物开天辟地带来的真灵,也正是“万物皆可成仙”的因果。

    没有这一丝灵魂,顽石树木根本不可能修成人形。若说造物之中,外形实体塑造为99%,那么灵魂这1%才是最最关键。

    但现在……娲皇仅仅是用灵气“塑形。”然而现在别说灵魂……就连实体都没有!

    非要说,这只是“塑形,”塑造出外形,绝非造物!

    换句话说……

    这个七界……只是灵气构成的无本之木!无根之萍!

    它……是假的!

    空的!

    虚幻的!

    只有中央那座大山,才是唯一的真实!

    只有灵气,没有形体!

    “假的?”他痛苦摁着太阳穴:“其他一切……都是假的?”

    “不……还有源血界也是真的……这……不可能!”

    七界拼杀的一幕幕,从微薄之身走到今天,竟然……都是假的?

    他忽然想起玛门的一句话:“任何雅威的至高规则都不可捉摸,七界……你确定它是真的么?”

    “万一……娲皇掌握的规则本身就是最不出奇的‘创造’呢?”

    竟然被它一语成鉴,这个恐怖的事实就在自己面前。

    “并非如此。”就在此刻,一道磅礴无比的神念陡然降临。宇宙之中,闭目的娲皇突兀睁开了双眼,静静看着徐阳逸:“你,不错。”

    娲皇?

    徐阳逸愣愣的看着那个庞然大物站了起来,缓缓走来,每一步,尾巴荡起无穷星穹涟漪,所过之处,青莲朵朵。

    她来到了徐阳逸不远的地方,静静看着他:“你理解错了七界的含义。”

    果然还在这里么……徐阳逸苦笑一声,继续听了下去。

    “其实,七界并非真实的倪端早已出现,你记不记得,我的神仆曾经对你说过我的故事。”

    理智在拒绝着这个答案,然而徐阳逸没有开口。他仔仔细细地,一点一滴地回忆着南华蝶母说过的娲皇传说,许久,才长叹了一声:“是啊……最大的证据就是……为什么七界比地球大那么多?”

    “蝶母说过,当年您和两位初代雅威翻脸,带着父母故地昆仑离开地球。这说明昆仑是地球中的一个地方,它……不可能这么庞大。”

    他出神地看着宇宙:“而七界……比地球大了千百倍……”

    “如果昆仑如此之大,那这还叫什么不归仙界,直接叫昆仑仙界好了。更重要的是,当时的时间线是诸神黄昏,您的父母又不是初代雅威,何德何能在二代雅威爆的年代占据如此多土地?”

    有的东西,回头一想是如此清晰。但当时却是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如果昆仑真的如此庞大,一切都倒过来了,地球才是昆仑的一部分。否则,两位初代雅威决不允许娲皇带走如此庞大的土地。

    一个文明位面的诞生,生存环境是第一要素。有了领地,才会有生存空间,才会有繁衍空间。才有无数的洞天福地,才有百花齐放的各宗林立,如果土地都没有,怎么形成仙界?

    这是断一个位面的根,除非雅威不疯,否则娲皇根本做不到!而娲皇的实力绝对达不到初代雅威的地步。

    “你好像明白了。”娲皇淡淡道:“但是本神说的并非如此,不是指这个。”

    “你有没有想过,你来过我的神国。只有一片金光,其他什么都没有,对么?”

    徐阳逸点了点头,脑海中忽然闪过什么,却转瞬即逝,没有抓住。

    “很简单。”娲皇复杂地回头看向七界:“因为……”

    “这才是您的神国?!”徐阳逸猛地抬起头来,福至心灵地说道。

    娲皇看了他一眼:“没错。”

    她缓缓伸出手,无数金色锁链闪耀掌心:“宇宙中有无穷规则,有的规则根本想不到。而当年本神体会的规则……名为创造。”

    “和其他创造不同,无中生有。虚幻与真实。所谓神国,是雅威的一个独立空间。因为我掌握规则的特殊性,这个神国没有放在割裂的位面之中,而是放在了宇宙之内。”

    “我……用昆仑的本体,和我的领域,打造了这个真实与虚假的国度。”

    “你经历过的每一件事,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是真实的。他们是千百万年来陨落在神国里的人们……你可以叫他们英灵。这是一场真实的历练,神国中的历练,这份经历,宇宙中的诸天万族,亿不存一,你根本不理解它的珍贵之处。”

    她深深看向徐阳逸:“因为……只有在神国之中,你才能真正接触雅威。”

    “神明的大道,神明的抉择,神明的思考方式,行事手段,以及……宇宙中可能遇到的各种危险。这是根本无法用价值衡量的宝物。”

    “就算玛门也不曾察觉到,本神的神国就在眼下。也正因为这本身就是神国,所以……一切都会按照我的规则展。”

    死寂。

    许久,徐阳逸才开口:“您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娲皇笑了。

    居然笑了。

    这是徐阳逸第一次看到神明一笑。仿佛阳光融化了冰川,投射下驱散黑夜的黎明。

    “蝶母作为我的神仆,有的东西她并不了解。所以,她告诉你的故事并没有完。”

    娲皇缓缓道:“没错,本神确实在当年一怒之下离开了不归仙界。但是你应该知道,任何仙界的养成,都要经历无尽的岁月。领地,是构成仙界的最基本条件。本神等于推迟了不归仙界更进一步的时间无数万年。哪里能走的这么轻松?”

    “两位初代雅威和本神达成了一个协议,代价就是我确实能带走昆仑圣山……”她垂下目光,看向眼前渺小的人类:“这个协议就是……一旦不归仙界遭遇大难,本神必须无条件开放七界。作为……人类最后的避难所。”

    徐阳逸脑海中光芒忽然。

    原来是这样……

    这条线仍然是这条线,一切都能贯通,但是这个解释,却让其中许多生硬的地方变得柔软起来。

    当时正处于诸神黄昏,神创王朝大杀四方,数以千计的初代雅威陨落这场浩荡的神战。强如昊天,卡俄斯,他们也没有信心能赢下来。

    确实,若不是神王出现,大宇宙意志复苏,现在的宇宙恐怕是另一方局面。

    于是,他们答应娲皇带走昆仑,实际上……是作为地球的保护,人类延续的火种,一条退路。

    所以,七界在漫长的岁月中,都是地球的保护/伞,地球的飞升位置也正对七界。娲皇打开了她的神国,面临被其他雅威现的危险,履行了诺言。

    他的心中,对雅威的评判又开始微微偏斜。

    没有绝对的对错,没有什么背叛与否,一切只是各自的选择。

    “而……能在本神的神国中走出来的人,就有资格接触雅威,并被选定前往众神殿。”她的声音很平淡:“这种‘接触,’你们根本不会现。你想想,你第一次接触到神格碎片,也就是符?,是什么情况?”

    “你第一次知道鸿蒙契约之书的存在,又是在哪里?”

    “你触摸天道,寻找观星者,又是在哪?”

    徐阳逸闭上眼睛,长长舒了一口气。

    七界,七界,还是七界!

    全都在娲皇神国之内!

    “唯一的意外,就是玛门。我没有能力阻止它进入我的神国,毕竟……它的实力距离昊天和卡俄斯大人也只差一线,同为‘最古’的怪物……”

    “我更没有想到,你在提拉冈底斯接触到了……能让我布置的神国故事‘圆满’的东西。”

    “如果没有去地狱,你只能找到这个故事的‘线头,’而你参加过深渊之战,到过永生之城斯克提奥斯,看到过恶魔烘炉,甚至……从那个‘最古’的**柱神手下逃脱,启动了完整版的永恒之夜……这才让你明白了这个‘圆。’”

    “而你,是我神国打开以来,第一个被神明选定的人。”

    “也是……第一个能走出我神国的修士。”

    “你,不错。”

    “很不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