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强妖孽

正文 第1623章:规则:虚幻与真实(三)

    千万年来的第一个?

    徐阳逸愕然张开嘴,许久才道:“敢问大人,那么……曾经有飞升修士?”

    “当然。 ”娲皇平静开口:“无数年来,一共上万修士飞升七界。任何一个都是当代天骄。然而,却根本没有一个人能打破神国。大多数人,都在大争之世成为了我的神仆。”

    徐阳逸抿了抿嘴:“也就是说……没有打破神国……就只能留下做您的神仆了么?”

    “这是他们的荣幸。”娲皇淡淡道:“我本来以为,没有人可以打破神明的传说,真的没有想到,数千万年后……机缘巧合中,居然真的有人能从大争之世走出来……”

    “所以,当时你展开丹灵的时候,本神放了你一马。”

    徐阳逸一背冷汗。

    也就是说,当时娲皇分分钟可以秒杀自己,最后数千人的自爆,让她收手了?

    让自己成为了这个数千万年来第一个打破神国的人?

    “任何一位雅威,年龄都无可估算。在漫长的生涯中,孤寂会让人疯,所以,大部分雅威都会无数次进入意志囚牢。当年,本神也感觉自己来到了疯狂的边缘。请昊天大神禁锢了我。而那个时候……本神将神国的防御提升到了最高。”

    “只有进入意志囚牢,得到本神的承诺,才能从七界离开。这是唯一的方法。”

    她的声音有些感慨,甚至她都记不得,自己多少年以前,才有类似的一丝情绪波动。缓缓道:“也就在这个时候,玛门第一次试探了我的神国,我没有阻挡,它将你拉入了提拉冈底斯我才觉这个漏洞,可惜……已经晚了。”

    “毕竟……那是最古的怪物……”

    “你们人类明了一个词,蝴蝶效应,我很喜欢。正是因为这轻轻一扇,后来的事情已经不在本神把握之中。从地狱回来的你,已经具备了打破神国的实力。按照我对于神国的规划,你马上要前往意志囚牢,得到我的承诺,可以离开七界。成为神选之人。”

    “你闯过了神国,又打开了意志囚牢,按照契约,我不能再留住你。而且要带领你进入众神殿。所以,最后我才放了你一手。”

    “否则,以当时你对我的一丝杀意,哪怕轻微,对神亮剑,也足够你死一万次。”

    徐阳逸一背冷汗。

    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无法可解,若非自己气运通天,恐怕早已是神仆之一。

    “也不是晚辈的功劳……”他心有余悸地抚摸着胸口:“若不是卡俄斯前辈的遗泽……我恐怕……”

    “你又错了。”娲皇缓缓道:“神明从不会做无用功。”

    “你想想,卡俄斯没有离开地球之前,为什么没有给其他人混沌之种?为什么羽蛇神偏偏留给了你?”

    “神明能预知到万年之内的事情。恐怕他留下的意识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确定你能从本神的神国走出来。”

    “否则,你认为谁都可以得到这种东西?”

    原来如此……

    徐阳逸深呼吸了几口,点了点头。

    “就这样吧,契约的最后一步,就是让他知道一切的所有,前往众神殿。我的义务已经履行完毕,如果你能有实力闯过星辰大海……本神……在众神殿等着你。”

    “不要以为宇宙很安全……你的实力足以纵横,但总有一些你想不到的存在……七大种族也并非只有你一个如此之强的修士,实际上,如同你这个强度的凡人,这么多年,我还是见过一些的……”

    最后一个字落下,她的身体化为灵蝶飞舞,缓缓飘散。而就在同时,她身后骤然出现一副浩瀚的画面,同样随着她化为灵蝶翻飞。

    那是七界。

    就在无数光年外,七界……全部崩溃!

    “大人!”徐阳逸猛然抬头,焦急喊道:“晚辈……还有两个朋友在七界!”

    “任何能前往众神殿之人,都有他的团队,你这般单枪匹马的……本神还是第一次见,他们……本神带走了,同样在众神殿等你。”

    “如果……你真的能跨越星河,来到这个宇宙中心的话……”

    刷!!铺天盖地的金光吞噬整个世界,徐阳逸闭上了眼睛,当睁开的时候,仍然在隐龙基地。

    主脑仍然在解析,接下来的就是娲皇这条规则的详细内容。但是他已经不准备看了。

    哪怕娲皇没有加害之心,他也绝不准备做神下之神。

    不是正因为有这种强者之心,他才能从娲皇的神国中杀出来么?

    “七界……”他抬头遥望星空,如今……已经不存在了吧……

    带着自己的记忆,自己的拼搏……随着娲皇去了众神殿,而楚昭南,赵子七,也在那里……

    地球如今也只剩下孑然一身了。

    “也好……”他握了握拳头,如同出鞘利剑,回归之后隐藏数十年的光华陡然爆,眼中一片火热:“那……本王就来了!”

    “茫茫星河,我倒要看看,‘如我这般的强者’到底有多少!”

    休息足够了。

    底蕴足够了。

    也不需要为七界再牵挂了。

    那……还有什么理由再蹉跎地球呢?

    化为流光,他飞出了隐龙基地。

    “回来了?”楚家领地,安琪儿正躺在阳台躺椅上翻着一本书,看着他回来,就狠狠瞪了一眼:“还知道回家?”

    “久等了。不过,要习惯。”徐阳逸抱她起来,狠狠啃了一口:“修士都是这样,我们在地球的日子以后会很少。”

    安琪儿眨了眨美丽的蓝眼睛,头轻轻靠在他肩膀上,金色的丝覆盖在他胸前,绕过脖子,他忽然觉得痒得厉害。

    有种感觉叫食髓知味。

    不可名状之处立刻撑起一个帐篷,刮了刮她鼻子,声音有些沙哑:“想牛没有?”

    安琪儿白了他一眼:“刚回来就想着耕地……什么人呐……也没问问我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徐阳逸把她放平在躺椅上,目光如火:“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有个快三十年的积蓄……想送给你……”

    “……你滚啊!好像我没存折那样……不对!这不是关键!喂……滚去洗澡……你……唔……”

    几个小时后,安琪儿有气无力地躺在他胸前:“白日宣/淫……我说……以后咱们做月光族行不行?这积蓄太多本宫真的经受不起……”

    徐阳逸摸着她有些汗湿的头,香了一口:“咱们的交流方式是不是太直接了?我觉得应该更注意精神层次的交流。”

    你还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

    安琪儿狠狠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他,蹬了他一脚。与其说是蹬,不如说是小猫伸了伸爪子,挠得他心又开始痒。

    “去做饭。”安琪儿立刻感觉到了,身下压着一根铁棍的感觉实在不美妙。她软绵绵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看了一眼椅子:“从此以后我都不敢直视躺椅了……以后咱家不允许出现躺椅罗汉床这种东西,听到没?”

    “是。”徐阳逸笑着站了起来,乖乖去厨房。这几十年,厨艺也被调/教出来了,虽然不比安琪儿这种天生本能,不过好歹几个硬菜没问题。

    安琪儿目光有些火热地看着对方**的上身,肌肉结实线条分明……这条短裤什么时候套上去的?真碍眼……

    “喂。”她钻进客厅,躺在沙上笑道:“你之前说的话……是准备走了?”

    徐阳逸洗菜的手顿了顿:“差不多,等忙完最后一件事。现在只是有这个想法,不过做起来,恐怕还要几十年。”

    “带我玩不?”安琪儿倒了杯咖啡,这老腰……酸得要死……也不说带人家去洗一洗……一点情调都没有,自己怎么会看上这种木头……

    “不敢不带。”徐阳逸笑着回答。

    “这还差不多。”安琪儿抿了一口咖啡,微苦,却让神智回来了很多,每次和这头牛大战一场总有要回味半天……真的是……

    体力派!差评!

    老板我要退货!换个技术流的过来!

    脸颊微红,她转移注意力看向天空:“星河啊……我还从没去过……”

    “不过在这之前,先给你岳父上柱香吧。”

    这么多年,不停地寻找,他们也确认,岳真人是真的陨落了。

    时间是抹平一切的最好良药,有人陪在身边,这份哀愁也渐渐沉淀心底。成为记忆的珍藏。

    没有谁会永远陪在谁身边。

    父母不会,他们也会衰老。朋友不会,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丈夫妻子也不会,生老病死的轮回谁也逃不过,只不过是早与晚罢了。

    他们能做的只有珍惜现在,逝者已逝,活好自己,才是对对方最好的交代。

    他们也在为日后的长相厮守做准备,所以,哪怕不喜欢修炼如安琪儿,也乖乖地修行。

    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长久。

    “好。”

    日子一天天过去,谁都珍惜最后安稳的时间,迢迢银汉,没人知道等待他们的是刀光剑影还是其他什么。徐阳逸在这段时间内将自己的基因符?输入天道主脑,主脑得出的答案是五十年。

    五十年后,就是他们踏上星河的时候。

    时光如流水,五十年很快过去。他和安琪儿正站在一片墓园之中。双手恭敬地捻着三炷香。

    面前是一块豪华的墓地,岳真人的遗像正在墓碑之上。

    “父亲。”风吹动安琪儿的金,她轻轻咬着嘴唇,一字一句开口:“你安心去吧。”

    “我……活的很好。”

    “找到了一个守承诺的男人……我会离开这里,去更远的地方……但是,我不会忘记你的……”

    “记得小时候你给我买的卡么?我会一直带着,这等不等于你陪在我的身边?”

    徐阳逸插下香之后就离开了,他知道,安琪儿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靠在墓园的树上抽了根烟,再次看了看熟悉的地球。踩灭烟头,正当他要走过去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大人。”一个恭敬的声音传来:“您让主脑计算的东西,已经计算好了。”

    “好。”徐阳逸目光一闪:“我马上过来。”u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