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特种岁月

正文 第701章 为今天最靓的崽干杯!

    靶子被送到了总教官老白毛的面前。

    老白毛将他们放在车边靠着,蹲在那里看了半天。

    然后回头对庄严说:“23号,你是南粤人吧?”

    “报告教官,我是!”庄严赶紧立正回答。

    老白毛又回过头,继续用一种欣赏文物一样的目光看那三个靶子。

    到临了,这才站起来,回头对庄严说:“知道你们南粤形容一个人无耻是怎么说的吗?”

    庄严的脸微微一红,不过还是大声回答:“报告总教官,我不知道!”

    “装!你就继续装好了!”老白毛自己都忍不住笑场,说:“烂仔!你们那边人是这么形容的对吧?”

    庄严继续不动声色,装傻。

    老白毛说:“不过,今天你倒也是赢得光明正大,运气赢了也是赢,只是方法太烂了点。”

    庄严大声道:“报告教官,我不想再洗厕所了!”

    “你觉得你赢了?”老白毛问。

    庄严一直没看到靶子上的弹痕。

    因为老白毛的身体一直遮住了视线,自己又不敢凑上去看。

    但是如果没赢,何必跟自己废那么多话?

    直接宣布自己输了不就好了?

    “我输了?”他问。

    老白毛摇摇头:“也没输,平手。”

    他招招手:“过来,看看靶子。”

    庄严和2号教官得到了批准,上前看靶。

    一个个看下来。

    庄严哑然失笑。

    2号教官也哑然失笑。

    狙击环节,庄严赢了。

    自动步枪环节,两人平手。

    手枪环节,庄严还是输了——他开枪虽然很快,几乎赶上了2号教官的水平。

    可惜,2号教官毕竟是经验丰富的老兵,技高一筹,靶子他先击中,庄严开枪的时候,靶子已经倒了。

    但是靶子没落地,所以庄严的三子弹有两打在了靶子上,一跑靶。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庄严看完靶,也心服口服。

    他问老白毛:“总教官,那我是免了洗厕所还是……”

    “平手,没输,也没赢,我不给你加码,你也别想免单。”老白毛说:“不过你可以喝他们输掉的可乐。”

    说着,指指那些场边的老特们。

    似乎……

    这个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很公道。

    虽然作为一个上等兵能将2号教官这种狠角色逼成平手实际上已经是一种胜利。

    可敢上场,就别说什么客观理由。

    所以,庄严不打算争辩。

    教官就是教官,跟教官别说理,教官本身就是理。

    回到队伍里,所有人一拥而上,都在问庄严结果。

    “怎样了?”

    “平手?”

    “怎么会平手嘛!和教官打成平手,那就是胜了。”

    “已经很厉害了!”

    最激动的莫过于苏卉开,上来要抱庄严,庄严赶紧躲。

    “下错注的兄弟们,待会儿吃饭的时候记得去服务社买可乐,别说话不算话!”苏卉开此时当然忘不了提醒那些之前不看好庄严的人。

    今天,“红箭”大队算是用实力给自己正了名。

    相信这事很快会在各大区的特战队里传开,往后一段时间里怕是也没人敢说“红箭”大队这两年没人才的话了。

    哔——

    “集合!”

    1号教官吹响了哨子。

    所有人赶紧哗啦啦跑过去集合。

    等队伍被带回,还站在车旁的老白毛对2号教官说:“阴沟里翻船啊!”

    2号教官笑了笑道:“这小子,还真有那么点嚼……”

    他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庄严的性格。

    到最后,摇头苦笑起来:“是我从没有被不是我们分队的人逼到这份上,这小子完全就是个滚刀肉类型的家伙,不行就跟你赌运气,没办法,他运气是真的好。”

    老白毛盯着远去的队伍,歌声在昏暗的空中飘扬,营区里的排房已经开始出现点点灯火。

    “走吧!今晚要小测试了。”

    俩人一起往营房方向走。

    2号教官看了看表,说:“今晚几点集合?”

    “吃完饭,让他们休息到八点吧。”老白毛说:“这一趟不容易,估计要淘汰不少人,让他们享受这一顿美好的晚餐吧。”

    庄严和战友们当然不知道老白毛的安排。

    今晚有夜训,这事都知道。

    可是没人知道是什么夜训。

    那天晚上在饭堂里,庄严是全场的焦点。

    几乎各个大区的老特们都端着杯子,装着可乐过来向庄严祝贺,为他群的枪法干上一杯。

    庄严的挂名师傅的闫明当然很高兴。

    作为“红箭”大队到预备队参选的最高军衔老兵,闫明举起了杯子,对所有人说:“来!兄弟们!今天为咱们队里最靓的崽——庄严同志,干一杯!”

    “一!”

    “二!”

    “三!”

    “干!”

    其实,所有人那么兴奋,那么高兴也事出有因。

    单挑教官,平手;挑战“北枪王”,胜出。

    这个战绩,恐怕很快会传到长的耳朵里。

    在部队,训练好不好可以靠个人努力,但是能不能露脸,能不能被重用,那还真得要上面的长知道有你这么一号牛人才行。

    不然你再厉害,充其量就是一个兵而已。

    部队里不缺兵,不缺牛人,缺的是机会。

    庄严现在已经算是露脸了,既然露脸了,恐怕未来的前程当然是一片光明的。

    老白毛看着饭堂里一片欢腾的场景,将自助餐托里最后的一点食物扒拉进嘴里,朝另外几个教官丢了个眼色。

    “早点吃完,到我房间来,对照一下路线图。”

    “好!”

    另外几个教官点着头,异口同声回答。

    ……

    一个多小时后。

    所有人在营房里都有些坐立不安。

    平常的夜训从七点半开始,今晚静悄悄的。

    七点半早过了,没教官在排房外吹集合哨。

    奇了……

    “今晚是怎么了?”苏卉开站在排房的窗边,朝外看了又看:“我怎么看不到教官呢?”

    不光是苏卉开,其他人也感到有些不对劲。

    太静了。

    教官们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吃完饭回来,没人看到教官们出现在营房周围。

    越是安静,越是令人不安。

    平日里天天折磨人折磨得跟鬼似的,今天教官们集体吃错药了?

    都不来折腾人了?

    “看!教官来了!”

    苏卉开手指着窗外,那是草坪的方向。

    话音未落,排房外响起了急促的集合哨声。

    哔哔哔哔——

    “预备队的!全员、全装,3分钟内到草坪上集合!”

    整个安静的营房,突然全炸窝了。

    ——————————————————————————

    上一章看到有读者骂我断章了。

    其实我想说,写书就像拉大便,屎意来的时候,你挡都挡不住要一泻千里。卡文就像便秘,无论你拿着多么精美喷着香水的手纸在蹲位上呲牙咧嘴多少个小时,仍旧一无所获。断章就像拉出来的便便,它要断,我难道还伸手去捧着它不让它落地么?

    屎到尽头自然断,这章节嘛,它到了那里,自然断了,我也没辙……哇咔咔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