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瘟疫医生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 寄生基因假说【求月票,求订阅】

    做完胃镜后,周可文有强烈的呕吐感,但最后没有呕出来,也没有呕血。

    他的情况很不乐观,但自己不太清楚,医疗队没有告诉他,王若香只是给他打了点止痛消炎药,患者的腹痛有所缓解,可是精神状态越糟糕,不断要求给予更多的泥土。

    三人退出了这个隔离病房,在周可文之后,第二位受试患者孙翠婷也出事了,一样的腹痛症状。

    他们也给孙翠婷做了胃镜检查,也现了那种半透明白丝状的异蝗虫。

    最后参与实验的六位患者全部如此,有没有吃过普通泥土、呕过血或者打过安定都没有分别。

    接触到体内有异蝗的活患者,虽然穿着防护服,三人受感染的可能性大大增高。

    王若香心中也有闪过忧惧,但没有太多心力放在这方面了,如果自己被感染了,那就抓紧完成工作吧,趁还在潜伏期,趁神志还清醒。她整理了自己解剖崔校长以来的一些想法,与医疗团队、指挥中心进行三方连线。

    在进入通讯室之前,她要经过一套检查程序,包括被旧印人员打旧印,毕竟她现在什么状况,别人不清楚。

    而与她直接对话的只有少数几个指挥官,医疗团队那边是司寇显,指挥中心那边是姚世年。

    听到这个坏消息后,大家的面色都更为凝重。

    还有未吃异常泥土的整整一千名患者,全部随时就可以变为一个蝗虫库,只需要吃上一些异常泥土。

    现在实验证明,不能满足他们这个异食需求,否则是饲养寄生虫而已,可以预见患者最后会在巨大的痛苦中死去。

    即使他们精神失常、脑叶白质被毁损,也比那样好……

    而王若香,有几个想法。

    “崔校长那一批患者,和王主任、周可文这一批患者,是不是相同的病理?”

    王若香设问道,像乙肝患者有大三阳和小三阳的分别。不过寄生虫病的病理通常是相同的,除非崔校长是第一中间宿主,师生们是第二中间宿主。但目前的情况不像是这样。

    崔校长体内有着这种寄生虫的至少三种形态,幼虫,半成虫,成虫。

    从崔校长和周可文等人体内,都有现幼虫,而且周可文他们的幼虫是自身组织分解而出。

    都是幼虫在他们体内育为成虫这么一个过程,理论上应该病理一致。

    “如果不是呢?”

    王若香认真说道。

    “他们的病理已经有不同的表现了。崔校长经过差不多四天才自爆,但他的胃黏膜还有很多完好部位,是未见组织损伤和修复的;但周可文、孙翠婷才不到四个小时,胃黏膜都快完全没了。这方面的病变度不一样。

    另外在精神方面,崔校长即使在自爆之前,也表现出理智,还有狂热;周可文他们是痛苦和接近疯狂。

    雌蝗虫一次可以排出1oo多个虫卵,我在想,会不会崔校长、李宇昊这些批患者是一种雌蝗虫?一种特殊的带虫者?而第二批患者是虫卵?一种急性感染?”

    王若香说着,这些既是她的医学推断,也是她的灵知感觉。

    正常情况下,人体感染寄生虫后,有一些特点。

    “带虫者”是指感染后没有出现明显的临床症状和体征,但能传播病原体。

    寄生虫极少有急性感染病的,通常是在临床上出现一些症状后,没做治疗或治疗不彻底而渐渐转入慢性持续感染阶段,那样就会有感染部位的组织损伤和修复,像血吸虫既有肝脏虫卵肉芽肿的形成,也伴有肝脏纤维化的过程。

    像周可文他们现在这样的度,这样的感染范围,全身蝗化,则是异常事物的范畴了。

    还有一个特点叫“幼虫移行症”,是指某些幼虫侵入非适宜宿主后,无法育为成虫,但可以在宿主体内长期存活而且移动,引起局部和全身性病变。目前因为周可文等人体内还没有半成虫或成虫出现,不能排除另一个可能性:虽然同是人体,他们却是非适宜宿主,才会引起这些不同的急性症状。

    “崔校长那三百多人如果也有急性症状,他们该会去医院吧?但几天下来,连他们家人也看不出异况,这很像是带虫者。而王主任、周可文他们,一眼就看得出不正常。”

    “你感觉第二批患者没有传播能力?”司寇显疑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觉他们不太一样。”王若香并不确定,“传播途径方面,我有另一个想法。”

    经水传播、经食物传播、经土壤传播、经空气(飞沫)传播、经节肢动物传播、经人体直接传播。

    这些是人体寄生虫常见的传播途径。

    现在他们也不能排除第二批患者是因为在操场吸入带有虫卵的空气或飞沫而引起感染。

    但那样传播范围也太精确了点,操场上不管远近的人都感染了,可当时也在学校的门卫大叔、食堂大妈等人甚至都有听到崔校长演讲的,只是没有看到自爆一幕、没有身处操场上,到现在都没有病。

    所以医疗团队一开始就比较排除这个可能性,而把目睹自爆列为感染的可能条件之一。

    而且现在,患者的胃黏膜怪异的蝗化,王若香亲眼目睹,胃镜也录下了影像。

    传播途径是什么?精神影响?

    病原体侵入人体后在哪里?

    不是物理可见,也不像异鳞病那样是特定人群受仪式影响精神而引的神经系统病变,

    是整个人体都感染了,而且是可传染的。

    在此前的一些动物实验中,小白鼠们分别吃了异常土壤的虫卵、崔校长体内的寄生虫,至今都没病,虫卵和寄生虫随着它们排便又出来了。其它实验动物也如此。这是一种人体寄生虫病,似乎只有人体是适宜宿主。

    “我们之前的假说是,新患者是目睹自爆,精神被影响,导致引了机体的病变。”

    王若香凝眉说着,“所以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只有操场上的师生被感染。但我们能确定吗?在崔校长自爆的那瞬间,1oo6位师生真的都目睹了?调查部那边的调查结果不是这样。”

    姚世年、司寇显都知道她在说什么,尽管师生们都言之凿凿那一幕多么可怕,然而仔细的问讯现,不少人其实当时没有看着崔校长那个方向,有些人望别处,有些人被挡着,总之他们没有目睹那一幕。

    可他们也病了。这正是“目睹自爆”这个假说的硬伤。

    “如果,真的有一个范围呢?只不过这个范围正好覆盖了操场上的1oo6人。”王若香说道,“不管他们当时有没有在听崔校长的演讲、有没有看到崔校长的自爆,是害怕还是平静,只要身在这个范围之内,都会感染。”

    几人听着,隐约好像想到了什么……

    “如果蝗化病的传播途径是辐射呢?”王若香又说,“一种物理辐射,在崔校长脑袋爆开的瞬间产生,能量以电磁波或者粒子的形式向外扩散,直至衰减到不见,这个过程就是那个范围。”

    “范围内的人体受到这种异蝗辐射后,就会像受到核辐射那样,会引起基因突变,不过是相同的突变。像是被固定地改变一些基因信息,或者被植入一段新信息,导致人体变成一个大虫卵,只需要适合的营养就会蝗化。”

    她这个假说,让姚世年他们既意想不到,又仿佛一言惊醒梦中人。

    不是进食虫卵、空气、飞沫、接触、黑暗侵蚀、精神影响……是辐射。

    所以旧印没用,这是生物学层面的,是基因。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意味着不管意志顽强、信念坚定,怎么都无法对抗,不是精神,是基因。

    而这样的异常疾病,“病原体由某种辐射入侵人体基因”,天机局从未面对过,人类文明从未面对过。

    就算不是异病,在治疗基因病一事上,人类也依然只算是门外汉。

    “我还有一个想法。”王若香深长一叹后才说出来,这个想法让她自己、姚世年几人,都不寒而栗。

    “如果那片荒地,也是一个异变区域呢?那里本来就有着异蝗辐射?所以植树节那天到场的人才会全部感染?”

    从崔校长自爆到现在,这四十来个小时里,出入过那片荒地的天机人员,可有不少,包括同心者小队。

    虽然他们每个人都有身着核辐射防护服,待的时间不是很久。

    但是孔雀,有过想要吃那种异蝗虫的想法。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