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游戏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麻辣兔头

    十多分钟之后,焕然一新的江枫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此时的江枫无比庆幸他不光带了一整套换洗的衣物,还为了以备不时之需带了一件比较薄的羽绒服。因为人进过垃圾桶之前穿的那一身衣服都沾了来路不明的味道,自然是不能穿了。

    江枫新换上的是一件黑色短款比较薄的羽绒服,羽绒服里面是一件打底衫和一件高领羊绒衫,比起来的时候那一身装扮防寒效果自然要差不少。

    江枫相信,他只要觉得自己不冷,凭借一身正气他应该可以靠这身衣服抵御外面的寒风。

    “渴了吗,要不要喝杯水?”吴敏琪将放了柠檬片的水杯递给江枫,杯里的水已经从滚烫变成温热了。

    江枫接过水杯,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妈,时间不早了,我和江枫先去吃饭了,你今天中午吃什么呀?”吴敏琪问道。

    “不用担心我,我下楼随便吃点就行,吃完饭带小江到处逛逛。我问过了,大熊猫基地的门票可以在网上预订,小江你要是想去的话叫琪琪下午带你过去,晚上记得回酒楼吃饭就行。”吴妈妈开始日常赶人出门。

    “我知道了妈,我们先走了。”吴敏琪对着客厅的立镜系完了围巾,拉着江枫出门。

    “路上小心。”吴妈妈照例送到门口,笑着对他们挥手。

    下楼的时候江枫还没觉得有多冷,温度的话北平的温度比蜀地的低多了。但一出楼道,冷风一吹,江枫顿时就找回了当年在z市的时候抗寒全靠抖的感觉。

    江枫打了个哆嗦。

    吴敏琪敏锐地察觉到了江枫的哆嗦,眉头一皱,解下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不由分说就要给江枫系上。

    江枫知道吴敏琪怕冷,在北平的时候她出门都全副武装得跟特务间谍一样,怎么可能会要她的围巾。

    “琪琪还是你围吧,刚刚听你说话就觉得你嗓子不太舒服,别把围巾一摘风一吹弄感冒了。”江枫的语言和行动都在拒绝。

    “我穿的多都不怕冷,去陈师傅家得2o多分钟呢。你穿这么少今天风又大,到时候别我没感冒你感冒了。”吴敏琪态度坚决。

    江枫只能站在原地任由吴敏琪给他系围巾。

    因为吴敏琪比江枫矮,江枫在被系围巾的时候又没有反应过来没有低头的缘故,吴敏琪系围巾的动作比较艰难,甚至还踮起了脚。

    成品也比较难看,是标准的要把自己勒死的系围巾法。

    “好了。”吴敏琪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第1次给人系围巾的成果,觉得虽然并不好看,但是一定很保暖。

    总体来说还是满意的,反正围巾没有系在自己脖子上。

    “走吧。”吴敏琪牵起了江枫的手。

    吴敏琪的手很凉,江枫的手很热。

    一大一小,一冷一热。

    在吴敏琪冰凉的小手握住自己的手的瞬间,江枫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可能是在胸口,也可能是在大脑,像烟花一般,炸出了只有他能看见的绚丽。

    江枫是第2次体验到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上一次是吴敏琪在比赛的时候对她表白那次。

    “琪琪。”江枫看向吴敏琪,低下头,“闭眼。”

    唇齿相交。

    虽然没有围巾,但我女朋友真好看。

    江枫暗暗道。

    虽然围巾很丑,但我男朋友真可爱。

    吴敏琪暗暗道。

    吴妈妈站在窗口端着柠檬水,一边喝一边看楼下的像两个高中生早恋一般的江枫和吴敏琪。因为女儿有了男朋友忘了妈不给自己泡柠檬水,吴妈妈只能自力更生,自给自足。

    “这俩孩子,都谈了这么久了亲就亲呗,还在楼底下偷偷摸摸搞得跟早恋似的,啧。”吴妈妈无奈地摇摇头,离开窗边,静静喝杯中的柠檬。

    啊不,柠檬水.

    江枫和吴敏琪到达陈师傅家的时候已经过了12点半,比之去年江枫来的时候陈师傅家没有任何变化。家里依旧只有陈师傅一个人,客厅和房间里也依旧是那么多张桌椅。

    陈师傅还记得江枫,也知道江枫现在是吴敏琪的男朋友了,所以见到江枫的时候显得分外热情。

    “琪琪你男朋友姓江是吧,好像还是江师傅的侄孙,去年你带他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们俩特别合适,没想到还真成了。”陈师傅笑眯眯地道,强行生媒。

    “陈师傅好。”江枫有些拘谨地打招呼。

    “我听琪琪他妈说小江你已经找到江师傅了,现在江师傅还在蜀地吗?要是在的话过年的时候我去拜访一下他,好多年没见了也该去上门拜访一下。”陈师傅热情地招呼江枫和吴敏琪坐下。

    “三爷爷今年在魔都过年,应该不会回蜀地。”江枫解释道。

    “陈师傅,您吃了饭没有啊?”吴敏琪问道。

    “吃了,当然吃了。菜都做好了,你们两个要是再不来没准就放凉了。”陈师傅笑道。

    “谢谢陈师傅了,我和江枫去端菜。”吴敏琪领着江枫去厨房,厨艺台上放着几盘菜,正冒着热气显然是刚出锅的,不是陈师傅所说的都快放凉了。

    因为江枫和吴敏琪只有两个人,陈师傅也没有做太多的菜,三道热菜,一份小吃。三道热菜分别是鱼香茄子,咸烧白和辣子鸡丁,小吃是麻辣兔头。

    鱼香茄子和咸烧白显然是为了照顾江枫的口味专门做的,辣子鸡丁则绝对满足了吴敏琪的重口味。鸡丁深埋在红辣椒和干辣椒下面,画面非常有冲击感,如果是一年前的江枫看到这道菜估计腿都会抖。现在的江枫看到这道菜也觉得有点虚,看着都觉得旁边的咸烧白可能会被辣子鸡丁传染上辣的味道。

    江枫去年来陈师傅家吃饭的时候还觉得陈师傅的水煮鱼料放的太重了,现在看来其实当时陈师傅还是为了照顾江枫的口味稍微少放了点料。

    江枫甚至有理由怀疑,吴敏琪做菜放飞自我的时候敢下那么重的料,源头就是陈师傅。

    江枫和吴敏琪把菜端上了桌,又一人去舀了一碗米饭,话不多说直接开吃。

    他们两个都是厨师,深知拍一位厨师彩虹屁的最佳方式就是不说话直接吃,只要吃的开心一脸满足,最后交与与厨师几盘光盘,比吹他1oo句彩虹屁都要顶用。

    辣子鸡丁江枫是不敢是伸筷的,虽然这大半年来他也能够吃一点辣,但那也只是点,连线都连不成。吴敏琪这份辣子鸡丁可是面的存在,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虽然辣子鸡丁碰不得,但是江枫觉得麻辣兔头他还是可以挑战一下的。

    麻辣兔头虽然看着惊悚,吃起来也很惊悚,但是,它真的很香!

    虽然一闻就知道它很辣,但是真的香。

    江枫有点纠结,他一边很想吃盘中的麻辣兔头,一边又很害怕一口下去会像去年吃水煮鱼时那样遭受生命不可承受之痛。

    虽然如今的他已经今非昔比,不再是那个从前吃火锅只涮清汤的他,他已经开始吃麻辣锅了,还是红油麻辣锅!

    但是面前这盘麻辣兔头看上去真的很辣。

    麻辣兔头表面残存的辣椒,花椒和它本身的颜色,都在明明白白的告诉江枫,它很辣。

    不光辣,可能还很麻。

    江枫伸出了筷子,筷子即将触碰到麻辣兔头,江枫犹豫了,筷子改道了,夹了旁边的肉末茄子。

    江枫再次伸出了筷子,筷子再次即将触碰到麻辣兔头,江枫再次犹豫了,筷子再次改道在空中停顿,打了一晃虚枪什么都没夹缩了回去。

    江枫第3次伸出了筷子。

    吴敏琪无奈地放下了筷子,看着江枫:“枫枫,你要不要尝一下麻辣兔头?很好吃的,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辣。”

    “啊?好啊!”江枫顺坡下驴,夹了一个兔头。

    陈师傅已经去楼上忙自己的事情了,此时这个屋子里只有江枫和吴敏琪两个人。吴敏琪之前还在纠结要不要当着江枫的面啃麻辣兔头,毕竟啃兔头的样子非但不美观而且有点可怕,嘴张大点都有点像在吃人。

    但吴敏琪转念一想,今天男朋友都是从垃圾桶里捡回出来的,吃人而已也算不上什么,也跟着夹了一个兔头。

    “吃兔头的话要从牙齿处掰开分成两半,这样比较方便一点。脸颊上的肉比较多,枫枫你可以先啃脸颊肉。”吴敏琪开始吃兔头教学,身体力行率先开吃。

    江枫有样学样,将兔头掰开,咬下一口脸颊肉。

    绝对是一次全新的食肉体验。

    兔子肉江枫没少吃,而且吃的基本上都是野兔肉。原先老爷子常年住在乡下,类似于野兔这种野味非常好收,随便用辣椒炒一炒都是一份十分鲜美的大餐。

    虽然吃兔肉的时候骨头多且杂,吃起来比较麻烦,但是兔肉本身的鲜美足以让人能够忍受这份麻烦慢慢去啃。

    兔兔那么可爱,你怎么可以把它做的那么难吃,绝对是一句至理名言。

    把兔肉做得难吃,不可原谅!

    兔头江枫还是第1次吃,一口下去之后江枫就开始后悔为什么他这么晚才和这份珍馐得以相见。

    在兔肉的鲜美和陈师傅厨艺的加持之下,江枫啃兔头啃得不亦乐乎,根本停不下来。

    “嘶。”江枫一边啃一边被辣的直吸气。

    “枫枫,你要不要喝点水?”吴敏琪已经把她的那个兔头啃完了,擦完嘴之后又是一位端庄美丽的淑女,演恐怖片的只剩江枫一人。

    “不用不用,越喝越辣。”江枫在喝水解辣这方面绝对有经验。

    啃完兔头之后江枫觉得他仿佛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焕若新生。嘴唇上的麻意还未消散,舌尖的刺痛彰显着刚才兔头的辣度。尽管如此,如果此时有人递给江枫一个兔头,江枫依旧会同刚才那样拿起来啃。

    “枫枫,咱们下午要不要去大熊猫基地呀?去的话我现在就订票。”吴敏琪问道。

    “去吧,去年来的时候都没去看熊猫,今年正好看看。”江枫道。

    吴敏琪掏出手机开始订票。

    “对了枫枫,你真的不要喝水吗?”吴敏琪问道。

    江枫摆摆手:“不用,其实这个兔头不算很辣,就是有点麻,缓一下就好了。”

    “可是你嘴唇好像肿了。”

    江枫:……

    …(??????`)
Back to Top
TOP